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南中的BLOG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心或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

 
 
 

日志

 
 

史海钩沉话月港  

2016-09-12 17:57:56|  分类: 漳州海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海钩沉话月港

江 智 猛

————————————————————————————————

【摘  要】 十五世纪末至十七世纪中期,随着我国东南沿海对外贸易的发展,位于龙海市海澄镇的月港一度成了“海舶鳞集、商贾咸聚”、“农贸杂半、走洋如市、朝夕皆海、酬醉皆夷产”的外贸通商港口,被誉为“闽南一大都会”、“小苏杭”。它与汉、唐时期的福州甘棠港,宋元时期的泉州后渚港和清代的厦门港,并称福建古代“四大商港”。直到清初为统一台湾,实行迁界海禁,才直接导致月港的衰落,取而代之的是对岸毗邻的厦门港崛起。

关键词 海外交通贸易   月港   兴衰历史

————————————————————————————————


“距府城四十里,负山枕海,居民数万家,产物之珍,家贮户峙。而东连日本,西接琉球,南通佛郎,走乡享诸国。”(《譬余杂集》·卷三)这是史册对九龙江下游入海口,漳江南、北、中三溪的汇合处,月溪的入港口繁荣景象的真实描绘。当我们拨开岁月的烟雾,远离现代的喧嚣,踏遍那荒草萋萋的古迹,回眸那逝去的风华,寻找族人的根脉,就会发觉一个地方、一些先民们所创造出的骄傲与辉煌。

(一)

当历史回到六百多年前的明朝初期,为了防止方国珍、张士诚部逃亡海上的残余势力卷土重来,也为了防范日益突出的倭寇问题,洪武三年(1370年)明太祖下令撤掉泉州、漳州等处的市舶司,厉行海禁政策,严禁沿海居民私自出海贸易。次年,再次颁布禁海令,重申沿海居民必须遵守法纪,不得私自出海。《赤嵌笔谈》载:“洪武五年(1372年),以居民叛服无常,遂出大兵,驱其大族,徙置漳泉间”。反复重申“禁濒海民私通海外诸国”。洪武二十年(1387年)明政府下令撤除澎湖巡检司,“尽徙屿民,废巡司而墟其地”。随后,东南沿海地区原有的福州、泉州等对外通商港口逐一被关闭,商船进出受到严厉的查禁。当时有些民间海外商船,为了冲破官府的“海禁”限制,继续开展海外贸易,而多方求索。他们无意之中探得月港自然条件良好,可以做为商船停靠和装卸货物的港口,而且距九龙江出海处只十几公里航程,没有驻扎巡查“海禁”的官兵,就选择该处为对外走私交易据点,致使这一地区迅速成为私人海上贸易的重要口岸。当时不仅民间存在着广泛的走私活动,就是政府官员、军人也参与其中。据《明太祖实录》的记载,在永乐年间1403~1424年,“缘海军民人等,近年以来,往往下蕃,交通外国。”嘉靖以后,由于江南地区社会经济的繁荣,商业性农业和民营手工业的兴盛,社会分工的不断扩大,商品种类与数量迅速增多,东南沿海的私人海上贸易得到飞速发展,出现了一批私人海上贸易集团,他们兼有武装,“亦商亦盗”,海商集团主要由漳州人组成。这些海商集团,在没有国家政府作为后盾的情况下,依然执掌着东洋各国海上贸易的牛耳。这种局面的形成,充分说明了当时东南沿海人民经商之众多,分布范围之广阔,经济实力和武装实力之雄厚。因而,他们便从四面八方会聚而来,以月港作为暗中对外通商的港口。据史料记载正德年间(1506~1521年)的月港,居民数万家,沿街“贾肆星列”,港口“贾舶鳞次”,“水犀火浣之珍,琥珀龙涎之异,香尘载道,玉屑盈衢”。群众生活富裕,“方珍之物,家贮户积”、“其民无不曳绣蹑珠者”,成为“藉舟辑之利,以腴丽甲天下”的南方“小苏杭”。

月港“货贝聚集”。从华安、平和、漳平甚至江西境内,无数的货物顺着九龙江支流聚集月港,等待出洋。带着浓郁异国情调的商品同样云集于此:有雕刻得十分精致的犀牛角,有磨洗得又白又亮的象牙,有洁白如雪的燕窝,就连寺庙里燃烧的烛香,也带着异国的檀香味。据《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载,当时抵达月港的海外国家物品,包括暹罗、柬埔寨的苏木、胡椒、象牙等,都是中国人十分喜爱的,吕宋则盛产银子。所以从月港出口的货物,若销往暹罗、柬埔寨等西洋国家,就以当地的产物相抵;若销往吕宋,往往换回大量银元。据《东西洋考》“陆饷”统计,当时从月港进口的货物有116种,大多是海外的土特产,如番被、番藤席、黄腊、冰片、草席、番纸、番镜、火炬、粗丝布、西洋布,还有各种皮货,如沙鱼皮、獐皮、獭皮、马皮、蛇皮、猿皮,以及各种矿物,如金、锡、铅、铜、矾土等。此外,江西的瓷器、福建的糖品、果品,也深受海外民众喜爱。据明万历三十七年我国民间海外贸易开往日本商船的《装载货物清单》来看,当时输往海外的商品除了丝织品、瓷器、糖、果品外,还有铁、纸、布、竹器、药材、茶、酒、漆器、金钱等。

当年的古月港码头星罗棋布周边地区“地无一垄,房没一间”的农民纷纷到万商云集的月港找活儿干。码头周围分布着妈祖庙、水仙尊王庙、关帝庙,远航者的漂泊灵魂在晨钟暮鼓中寻找寄托。寺庙总是热闹的:所有的商船抵达码头后所做的第一件事,或是离开码头,即将远行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一定是到寺庙进香。

万历年间是月港发展的黄金时代,盛况空前,“四方异客,皆集月港”。往返商旅,相望于途。明朝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载:“泉漳商民,贩东西洋代农贾之利,比比皆然”福建航运业,出现了“富者出赀,固得捆载而归,贫者为佣,亦博升米自给”。或“富者出赀,贫者出力,懋迁居利”的资本主义性质的生产关系。每年仲夏至中秋,风汛期间,由月港发船的商船,多达200余艘,少亦六七十艘。(明)周起元《东西洋考·序》载:“五方之贾,熙熙水国,刳艅艎,分市东西路,其捆载奇珍,故异物不足述,而所贸易金钱,岁无虑数十万。”月港的繁荣,给明政府带来巨大的关税收入,随着私人海上贸易的发展,税额不断上升。《福建省志·财税志》第一篇,《财政收入·关税》载:隆庆六年(1572年)“开设舶税,仅数千金”,万历四年(1576年)“饷溢额至万金”,万历十一年(1583年)“累增至二万有余”,万历二十三年(1594年),“饷骤溢至二万九千两”。从此以后月港商税收入保持在3万两左右月港因此有“天子南库”之称。

月港是明朝中后期,我国东南沿海的主要贸易港,是东南沿海与东西洋贸易中心和交通中心,月港开放是郑和下西洋后我国第一次近代意义上对外贸易交流,在世界海上交通史和贸易史上,都占有一定的地位。月港与汉唐时期的福州港,宋元时期的泉州港和清朝的厦门港,并称福建历史上的“四大贸易商港”。

(二)

(月港打捞瓷器)                   (月港打捞铜钱)

月港海外贸易的兴盛打开了漳州通往世界的大门。对外开放的月港,促进了港口经济的繁荣。月港的停泊点,散布于北岸的嵩屿、海沧、石美、玉洲、澳头,南岸的屿仔尾、海门岛、浮宫、海澄月港、石码、福河以及港口外的大径、卓岐、浯屿和中左所等。月港附近的玉洲、海沧、福河、石码、浮宫、屿仔尾、大径、卓岐等,多为北船”(航行于温、宁、沪、津横洋船”(川走台湾、澎湖的停泊发船点。海澄月港,为当时海上外贸进出口货物的主要集散地。首先是码头星罗棋布,据遗址考察,明清时期月港溪尾不足1公里的海岸就设7个码头,即饷馆码头、路头尾码头、箍行码头又名中股码头、容川码头、店仔码头、阿哥伯码头、溪尾码头。(《漳州市志》卷五,《港口码头·月港码头》)其次是港市的繁荣。根据黄仲义先生《月港商市遗址》记述,如今有据可查的就有7个港市:县口市、港口市、旧桥市、新桥头市、芦沈港市、下尾街市、南门外市。街市大都临着港道,小船可以一直开到店门口。这些港市是主要的商品交易地点。月港附近的居民几乎家家有店面,家家做生意有豆饼行、米行、糖冬瓜行、冰糖行、药材行、铸鼎行等等。从华安、平和、漳平甚至江西境内,无数的货物顺着九龙江聚集月港,等待出洋。带着浓郁异国情调的商品同样云集于此。到了明代后期,粮食和银元逐渐成为月港的主要进口货物。月港的街道、码头、店铺、寺庙,聚集着操各地口音的八方来客,其中不乏高鼻子蓝眼睛的西洋人。早在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葡萄牙商船东来互市,在广东受到阻挠,就北上停靠月港。这以后,不断地有外国商船来到月港。

漳州人丰富的海上航行和经商经验,在我国人民反西方殖民主义斗争中作出了贡献。天启二年1622,荷兰殖民者占据澎湖,且驱之复至。他们先后以澎湖、台湾为据点,横行台湾海峡,在漳泉沿海大肆烧杀抢掠,妄图切断月港与东南亚特别是吕宋的贸易,给月港带来极大的破坏。代表闽南海商利益的郑芝龙武装集团在反侵略争夺海上贸易权斗争中作出了贡献。闽南海外贸易势力的杰出代表郑成功,在漳泉沿海商民的支持下,收复了台湾,郑氏集团中,漳州人发挥重要作用,他们为反对荷兰侵略者的斗争作出了巨大贡献,也为来往于漳台两地贸易奠定了基础。

(三)

富足的月港,在繁荣的背后也隐藏着许多社会问题。比如:倭寇、税吏、朝廷派来的宦官或鱼肉百姓,或打家劫舍,无法抑制占有月港遍地财富的欲望。为了利润,商人们锱铢必较,上演着一幕幕尔虞我诈的商战片。在月港,数千年形成的封建社会尊卑贵贱观念受到了挑战。当官不再是体现人生价值的惟一指标,经济上的富足同样能使人们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与尊重。财主们驾车乘马,自在张扬地穿过大街小巷,所到之处,获得的是羡慕的目光。长期在封建等级压抑下的人性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释放,这里的官员显然要比内地官员多了些开放和平等的胸怀,甚至小孩子见了仕官也敢肆无惮地直呼其名。民间赌博、斗鸡养狗之风盛行,月港人耽于享受的现象突出。当时,价值百金的鸽鸟,人们竞相购买;每对白兔价值数十金,人们眼睛眨都不眨就买下了,象养儿子似的对它们娇生惯养,睡的是棉被,吃的是生菜。月港美女云集,歌舞升平。白天,人们乘坐着香车宝马招摇过市,女孩们涂脂抹粉,甚至连街上的空气都带着脂粉香。夜色降临,码头上停泊的大小船只齐齐亮起了灯笼,江面上灯火闪烁,甚至掩盖了夜空中繁星的光亮。人们在游船上,在酒肆歌楼中,浅唱低吟,交杯问盏,“夜夜有酒夜夜醉”,嬉游歌舞直至天色发白。

为了加强月港的社会治安管理,嘉靖九年(1530年),政府在海沧设立安边馆。三十年(1551年)在月港设立靖海馆。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福建巡抚谭纶把靖海馆改为海防馆,设海防同知驻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漳州知府唐九德建议将龙溪、漳浦各割一部分成立海澄县,经福建巡抚汪道昆、巡按王宗载报请批准后,嘉靖四十五年置海澄县。

从明代景泰年间初兴,到万历年间,月港历经170年兴盛之后就逐步衰落了。其主要原因是战乱、西方殖民者东侵、封建统治阶级的横征暴敛等。郑成功据守台湾后,清政府又实行残酷的“迁界”和“海禁”政策,月港的海外贸易就彻底衰败了。后来为新兴的厦门港所取代。

(四)

(文庙)                        (城隍庙)

漳州月港虽然早已风光不再,但是保存至今400多年之久的孔子庙、城隍庙、观海寺、帆巷、晏海楼、萃贤坊等古建筑,仍可见证当年的辉煌。始建于明隆庆元年(1567年)的孔庙,坐落于月溪西面的龙海二中校园内,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主殿大成殿、前殿的两厢、后殿的崇圣阁以及庙前的泮池仍保存完好,古风犹存。经过修缮,现已成为该校的图书馆。大成殿前树立着一尊孔子雕像,泮池上建起两座拱桥,桥西还有一座夫子亭,以及大大小小的石雕,浑然一体,相映成趣,令人流连忘返。从文庙出来,向东走50米,再沿西门桥南面的小路走进去,就可以看到多处历史遗迹了。当年的港市遗址,今仍依稀可见。江岸一里多的古港口,还能见到七个古码头。并在古码头附近出土过古船的大铁锚(今存厦门大学人类博物馆)。在容川码头旧址,有一道石板路伸入江中,码头以东的港口桥,建于明万历年间(15731620年),桥上仍可见桥墩残垣。容川码头附近的“豆巷”,是当年月港最热闹的贸易集市。百余公尺的笔直巷道上,街容店貌仍作为古迹按原样保存。豆巷内有供奉关帝公的“武圣殿”。明代正德年间(15061521年),港口的东端,有始建于明万历年的六角柱形四层古军事建筑——晏海楼。为加强对海盗的监视侦察,知县寅于万历八至十一年间(15801583年),在县城东北角上始建一座两层的瞭望台,“以障海口东北之虚”,寄寓“波平海晏”的愿望,取名晏海楼。楼的底层设有枪眼多处,并辟一条暗道直通县衙(今党校食堂)。这样,晏海楼瞭望台与周围九都堡、溪尾铳城、大泥铳城、镇远楼等互为犄角,互相呼应,形成一个较完整的防御系统。

从晏海楼出来,不远就是月港公园,内有一尊锈迹斑斑的明代大炮,还有几块石碑,从后门出去,就到了中山路,一眼可以望见萃贤坊。晏海楼作为明代月港(海澄)兴衰的象征,它吸引着不少当时的文人墨客,登楼怀古,赋诗酬唱。登上四楼,凭栏远眺,壮丽山河,尽收眼底。明著名诗人张燮(明万历甲午举人)有诗为证:

飞盖移樽胜游凉生衣带已深秋

月明倒映江如月,楼尽遥连蜃作楼。

埤霓风前横短笛,烟波天外有归舟。

凭栏转觉机心息,安稳平沙卧白鸥。

    ——《登晏海楼》(清乾隆《龙溪县志》卷22)

回忆历史,典藏岁月。月港虽然衰落了,但几经风雨,留存至今的“晏海楼”、“观海寺”、“孔子庙”、“城隍庙”、“萃贤坊”等一批遗址仍是古月港文化旅游的宝贵资源,也是探索明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史料。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龙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古月港的文物保护与开发利用,凝心聚力、集思广益、精心部署,充分挖掘月港的人文内涵和社会价值,力促相关部门配合泉州、福州、宁波、广州、扬州、蓬莱、北海、南京、漳州等九个城市联合捆绑通过国家批准为“海上丝绸之路”中国文化遗产名录。随着龙海经济重点战略东移,锦江大道的建造开通,厦漳大桥的通车使用,高速公路的拓宽改造等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外接海潮,内接山涧,港水萦绕如新月,月色晶莹照港湾”的美丽繁华的新月港,将成为屹立在海峡西岸的一颗璀灿的“海上明珠”。

史海钩沉话月港

江 智 猛

——————————————————————————————————

【摘  要】十五世纪末期至十七世纪中期,随着我国东南沿海对外贸易的发展,位于龙海市海澄镇的月港一度成了著名的对外通商港口,被誉为“闽南一大都会”、“小苏杭”。它与汉、唐时期的福州甘棠港,宋元时期的泉州后渚港和清代的厦门港,并称福建古代“四大商港”。直到清初为统一台湾,实行迁界海禁,才直接导致月港的衰落,取而代之的是对岸毗邻的厦门港崛起。

【关键词】海外交通贸易   月港   兴衰历史

——————————————————————————————————

A study on the Yuegang port in history of China

Abstracts: From the end of the fifteenth century to the middle of the seventeen century, along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foreign trade in the southeast coastal areas of China, the Yuegang port was famous for its foreign business. It was praised as the “Xiao Suhang” and “Business center in south Fujian”. The Yuegang port, together with the Gantang port of Fuzhou (Han and Tang dynasty), the Houzhu port of Quanzhou (Song and Yuan dynasty) and Xiamen port (Qing dynasty) was known as the four biggest business ports. However, at the beginning of Qing dynasty the government banned maritime trade in order to unify Taiwan. Because of this policy, the Yuegang port had been gradually declining. Instead, Xiamen port next to it took its place. 

Key Words: overseas transportation and businessthe Yuegang port; the history of the rise and fall

江 智 猛 个 人 简 历

江智猛,男,19679月出生于龙海市港尾镇,中共党员、大学本科、经济师,龙海市宣传部部委会成员、社科联主席;兼任政协龙海市文史委副主任、龙海市诗词学会会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自幼酷爱文学、书画、盆景等艺术,并长期执著追求,19999月被中国文联命名为“海峡两岸德艺双馨文艺家”,2004年被授予“第二届龙海市优秀青年”称号,2008年被评为“龙海市青年拔尖人才”及“龙海市优秀人才”。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