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南中的BLOG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心或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

 
 
 

日志

 
 
关于我

福建省漳州市政协文史研究员、漳州市华侨历史学会常务理事、福建省钱币学会理事。

网易考拉推荐

愿做飞萤流火,穿梭广袤荒原  

2015-07-02 11:58:22|  分类: 南风视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愿做飞萤流火,穿梭广袤荒原

林沛颖

阳台摔进一只四脚朝天的金龟子,在地板挣扎着扭来扭去。它拼尽全力想要翻过身来,却受限于自身沉重的弧形甲壳,一次次地失败。我伸去一根细棍,想将它顺势捞起,纳入瓶中。

然而正触及它的足节,那笨拙不堪的虫儿竟“扑”的一下死死抱住这救命稻草,霎时爆发的力度,顺着细棍的颤抖惊骇了我的心。趁我恍恍惚惚地处于间歇性脑内空白之余,它狡猾地顺着棍子翻转了身体,扑朔金光闪闪的翅膀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若我是一名大航海时代的博物学家,这大概会成为一件令我余生皆困于懊恼的事情!

但又或许,在这短短数分钟内,身为博物学家的我足以记住金龟子的每一部分特征,并立即用我的六号貂毛水彩专用笔细致地将其重现在四开大的翡翠绿皮质手帐上。

我想起这几天看的《大自然的艺术》,这本集艺术鉴赏、自然科普、文化历史于一身的著作,描绘了世界博物学自17世纪到20世纪三百年间的发展轨迹。其中收入大量藏于国际顶尖自然科学研究机构——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绝密画作。它们是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博物学家梅里安、巴特拉姆、埃雷特、鲍尔兄弟、奥杜邦、古尔德等人的于世界各个角落绘制而成的杰作。

不论如何,我都深深地敬佩那些被载入书中以及闯荡于书本之外的博物学家——他们是冒险家,是艺术家,是商人,也是科学家——无畏地踏上波涛汹涌的征程,要么死,要么带回福音。

对大部分人而言,旅行的经历是实现梦想的过程,而他们的旅程故事则是“打造梦想的基石”。在那个一切未知都被层层海雾与风暴掩盖的迷茫年代,他们的行为无异于今日登上宇宙寻找新的行星。正是他们,决定了社会经历重大变革、工业科技极大发展的三百年间公众对于自然科学的认知;也是他们,用手中的炭铅和水彩,记载了数以万计从未被人们关注的生灵,使它们在灭绝之前得以证明曾经存在。

这些博物学家,他们是最接近自然的自然学家,一切真知都得来于踏遍千山万水的实践。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还曾嘲笑那些煞费苦心埋头在标本分类学中的专业学者。美国鸟类学家亚历山大·威尔逊绝对挤不出一点时间来做一个“象牙塔里的博物学家”,他无数次地宣传自己从按部就班书写“无价值和腐朽的记录”中欢欣鼓舞地跳脱出来,投身于“广袤无垠的森林和田野中去。”

然而此书的目的并不在于仅仅歌颂博物学家们的事迹,编者更希望能通过博物学家们,将他们的自然理念呈现给更多的人。毕竟人们对于自然的探索延绵数百年而不止,技术水平的不断上升保证了科研成果的持续发展,但关于保持探索与破坏之间平衡的课程,许多人却从未及格。

尽管有着部分经济利益的驱使,但这些博物学家们都是本着一颗对于自然好奇的心。且这好奇不代表无原则的开发与索取,它应是来自蕴含于人类血液中的对自然的原始敬畏。正如金龟子抓紧细棍的那一刻,震撼我的并非是纯粹的金龟子,更多的则是求生的力量——我对于这来自小虫的力量感到惊讶而又惊喜,就像博物学家约翰·巴特拉姆说自己:“对遥远的未知世界有一种莫名的渴望,而那些总能激发他的幻想:危机四伏的海洋,探险的欲望,能从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中走进奇妙多姿的世界。”

愿做飞萤流火,穿梭广袤荒原。我想这是每个博物学家的人生写照——他们竭尽自己微弱的光芒,一点点地为人类照亮未知的荒原;他们不是为所欲为的雷火,而是与自然乳水交融的流萤。我希望,通过阅读《大自然的艺术》,这样的品质将不再只是出现于博物学家身上。愿做飞萤流火,穿梭广袤荒原 - 南风 - 林南中的BLOG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