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南中的BLOG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心或身体,总有一个在路上

 
 
 

日志

 
 
关于我

福建省漳州市政协文史研究员、漳州市华侨历史学会常务理事、福建省钱币学会理事。

网易考拉推荐

“番批”“番银”——海洋文明的金融符号  

2014-10-29 23:08:00|  分类: 漳州海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番批”“番银”

——海洋文明的金融符号

林南中

“侨批”又称“番批”,是指从海外寄回国内的信函和款项。侨批上的批款名称作为侨批信件上最重要的要素,是记载明清至民国时期海外华侨与国内侨眷往来和金融汇兑的民间档案文献,具有鲜明的海洋文化印记。本文主要介绍经由贸易或侨批等渠道流入到国内的早期番银,梳理明清以来具代表性的番银及其在闽南民间和侨批批款上所体现的称谓。

“番批”“番银”——海洋文明的金融符号 - 南风 - 林南中的BLOG

 一、闽南地区“番银”溯源

“番”在闽南通常是泛指海外,由于华侨主要聚集于南洋一带,因此闽南人将南洋称作“番爿”,将漂洋过海谋生称作“过番”,将从海外归来的侨胞称作“番客”,而从海外流入国内的外国银元自然而然地被称为“番银”。此外,还有根据不同的材质和币种称之为“银番”“洋番”“番钱”“番镭”等。

随着近几十年来大面积的城市改造和土地开发,闽南地区不断有明清时期的海外“番银”出土,这些“番银”除了经由贸易往来而流入外,也有一部分是由水客或者华侨返乡携带以及侨批局解押回国的。

据《闽南侨批史话》记载,侨批起源于15世纪南洋华侨社会形成时期,“番银”流入闽南地区的时间也正是在此后不久的16世纪初。据《漳州市金融志》记载:“漳州使用银元始于明正德十一年(1516年)”(实际应在明正德十三年之后)。明隆庆元年(1567年)明廷取消“海禁”,漳州月港正式开设洋市,国内的瓷器、纺织品、茶叶、农用工具等通过月港输出海外,并换回了大量的“番银”。据《漳州对外经济贸易简史》统计:“万历年间(1571-1619年)经吕宋流入漳州的银元,每年有30万比索,最高年份达50万比索。” 明朝廷在海澄月港所设的“加增饷”,就是专门向海外来港商船所课征的税赋。随着海外贸易的发展,月港成为“海舶鳞集,商贾咸聚”的繁荣对外贸易商埠。明漳州学者张燮在《东西洋考》中记述:“东洋吕宋,地无他产,夷人悉银钱易货,故归船自银钱外,无他携来,即有货也无几。”当时流入闽南的海外货币主要是西班牙及其在拉美属地所铸造的银币。明《天下郡国利病书》记载:“西班牙钱用银铸造,字用番文,漳人今多用之”。

明末清初,郑成功占据厦门为抗清复明根据地,遂借助厦门天然良港的优势,大力发展海上贸易。康熙年间,清王朝与郑氏政权在东南沿海形成对峙之势。为了切断郑氏政权的物资供给,清廷曾实行沿海迁界政策,造成海外贸易停滞,月港即遭衰落。1683年清廷统一台湾后,于次年在厦门设立海关,此时海禁又开,海外贸易又复兴盛,番银再次大量流入。《清朝文献通考·钱币考四》乾隆十年条云:“至于福建、广东近海之地,又多行使洋钱。其银皆范为钱式,来自西南二洋,约有数等:大者曰马钱,为海马形。次者曰花边钱。又次曰十字钱……闽、粤之人称为番钱,凡荷兰、佛朗机诸国商船所载,每以数千万元计。”及至嘉道年间,“番钱行用日广”。这一时期以“本洋”的流通量最大,“本洋”泛指西班牙及其在美洲所属殖民地所铸造的银币。乾隆年间漳浦大学士蔡新说:“闽广两省所用皆番钱,统计两省岁入内地近千万。”

随着鸦片战争后清王朝的日渐衰落,制作精巧的外国机铸币作为贸易用银,大量侵入币制落后的中国。当时作为具有世界货币功能的墨西哥“鹰洋”、日本“龙洋”、英国“站洋”、法属印度支那“坐洋”等相继输入闽南地区。由于铸造精美,重量、成色划一,有的则中西结合,在币面铸上中文标记以便百姓识别,因此这些贸易银元几乎垄断了闽南的货币流通市场。当时出现在侨批封上的货币名称如:“龙银”“英银”“大洋”“洋银”“龙鸟”“鹰银”“光洋”“座洋”等指的就是这类银元(图1)。

华侨虽身处异国,但总是心系家乡。他们在外辛苦劳作,而一旦有了积蓄就会想方设法给家乡寄钱寄物。在厦门海沧青礁慈济宫,就有一方清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由吧国(今印度尼西亚)颜氏裔孙颜仲、颜英劝缘重建宫庙的石碑(图2),记录了吧国甲必丹及华侨郭天榜、林应章等捐助银两为家乡修庙的情况。同样在这座庙里的另一方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的石碑(图3),也记录了叻坡(新加坡)、安南(越南)、南泯(菲律宾)、香港等海外商号及信众捐献银元的情况。在漳州市华安县丰山镇威惠庙有一通清嘉庆十五年(1810年)叁月“丰山威惠庙原有公置绿园贰殿奉祀”碑,碑文内容有“住持僧如明自备佛头银柒拾柒大员”字样(图4)。在漳州著名寺院南山寺,也丰有一方光绪甲辰年四月二十五日所立的石碑(图5),碑文内容有:“今勤积龙眼壹佰伍拾大员……”等字样。光绪甲辰年为1904年,当时中国龙洋虽已铸行,但漳州仍以使用日本龙为多,此碑所记“龙银”,应为“日本龙银”。

英属爪哇殖民地副总督莱佛士在其所著《爪哇史》一书中记载:“1810年印尼加里曼丹的采金业中,华侨获得利润370万西班牙元,100万元用于购买鸦片和纺织品,100万元用于购买盐、油、烟草和其它食品,70万元汇到中国,100万元由返回中国者带回。”这些移居南洋的侨民与家乡亲友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汇款和通信是维系二者的最基本的途径和手段,由此形成了一个连接华人移民聚居地和中国移出地,为华侨和侨眷解送批信和批款的跨国侨批运送网络。这种跨国市场的侨批业务,早期先由个人(个体),或称之为“水客”经营,后随着业务量的增大逐步发展成为以企业组织即侨批信局进行经营,并最终形成一个以华人为主体的重要行业。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为水客最盛时期。据不完全统计,当时闽南水客达千人计。

    二、“番银”,海洋文明的金融符号

侨批业务的主要经营行为就是寄钱汇款。而这些自海外汇寄回来的“番银”究竟是什么模样?其铸造以及流通的历史背景又是如何?笔者拟结合闽南地区遗存的早期“番银”实物,就各个不同时期较具代表性的“番银”分别作一简介。

“番批”“番银”——海洋文明的金融符号 - 南风 - 林南中的BLOG

 在闽南地区,最早流入的海外“番银”是一种被称为“锄头锲仔银”的西班牙“块币”(图6)。“块币”始铸于1535年。该币采用手工打制,正面图案为十字架,故该币又被称为“十字币”,其十字对角分别铸有狮子和城堡图案,背面是早期西班牙国徽图案。“块币”形状大小并不规范,类似闽南一带固定锄头的锲子,因此闽南百姓形象地称其为“锄头锲仔银”“锄头钱”等。

15世纪末世界地理大发现,海上强国西班牙通过殖民扩张在拉美及亚洲等地占据了众多的殖民地。随后西班牙人在美洲发现了大量的银矿,于是利用当地盛产的白银开始铸造“块币”。16世纪,西班牙通过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港横渡太平洋,经菲律宾马尼拉将美洲银元运到闽南。“块币”随着这条航线来到闽南,起初“块币”仅充当银块按重量秤重使用,而后由于“块币”可以按枚计算的特点,因此逐渐取得以个数流通的地位,由于方便交易,百姓乐于使用。当时一枚“块币”人们就称为“一块”,多少枚就称多少“块”,“块”作为货币的量词在闽南逐渐流通开来。“块币”经过百年沧桑向后来圆形的“地球币”转变,于是“一块”也开始称为“一圆”,后来“圆”又演化成“员”“元”等货币名称。

“地球币”始铸于1732年,该币采用新型造币设备铸造(图7)。其正面图案为王冠覆盖下的东西半球,两侧是大力神海格拉斯双柱,柱上卷轴镌写拉丁文“PLVS VLTRA”,意为“海外还有天地”,币面上方“VLRAQUE  VNUM”与币中的双地球图案,寓意“东西半球为西班牙拥有”,下方为铸造年号及铸地国标记。背面为当时的西班牙国徽,左右分别为造币厂标记及币值,外缘环绕拉丁文,意为“蒙神之恩,西班牙兼印地安国王”。“地球币”的边齿采用当时先进的铸造技术,齿边图案是西班牙国花百合花,因此在闽台民间又将其称为“花边银”等。“地球币”铸造至1771年结束。

“地球币”是西班牙继手工打制币后采用机器铸造的一种新型银币,由于其制作精美,成色和重量统一,较之手工打制币更易于交易及计算。随着世界贸易规模的扩大,“地球币”在世界各地广为流通,并成为当时众多国家的流通币和世界贸易的主要结算币。“地球币”的重量单位和样式对后来的世界铸币产生过重要的影响,由币面双柱图案演化为货币元的符号“$”,至今仍被世界上50多个国家和地区使用。

西班牙停铸“地球币”后,1772年改版铸造币面图案为西班牙国王头像币(图8)。由于闽南民间并不认识币面上的人物,于是人们就将该币俗称为“佛银”、“佛头银”、“柱银”、“鬼脸钱”等,“头像币”历经卡洛斯三世、卡洛斯四世和菲迪南七世至1833年停止铸造。

上述西班牙“番银”在闽南的流通,对闽南侨乡的社会变迁与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从清中叶至民国初期,闽南地区官方以及民间交易、纳税、商业记账等的经济活动,大多以“番银”作为结算币,这从当时的银票、地契以及文书中货币名称大量使用“佛银”“佛头银”等货币名称可以得到印证。

早期流入闽南的“番银”,较为知名的还有荷兰的“马剑”银币(图9)。清代漳州人王大海在《海岛逸志》中就已有记载:“荷兰以银铸圆饼钱,中有番人骑马持剑,名曰马剑。”

“马剑”铸于1659年,止于1798年,初铸是光边,后改为斜纹边。该币正面为手持宝剑,全副盔甲的骑士图案;背面中央是盾徽,盾徽中间是头戴三叶状王冠的立狮,右爪持罗马剑,左爪握7支箭束,代表荷兰独立时的7个省,象征团结就是力量。盾上皇冠及两侧立狮所组成的荷兰国徽一直延用至今。盾徽下方为铸造年份。“马剑”币重32克,合中国库平8.67钱。由于“马剑”币成色好,重量足,因此,该币大多被民间用于储存或者溶化改铸为其它银饰品,故存世较少。

继“马剑”之后,荷兰发行了国王头像的银币,1815年3月,威廉一世成为尼德兰国王。此后荷兰发行的货币主币图案大多采用国王的头像,依次为威廉一世、威廉二世、威廉三世、威廉敏娜女王等。这段时期主币是币值标注2.5盾的银元,相当于一元型的银币。(图10)这一类型的银币大量流通于印尼,闽南亦常有发现。在漳州市早期来自荷属印尼的银币被称为“和银”,即荷兰银币,“盾”是荷兰及其殖民地所使用的货币单位。

1821年墨西哥脱离西班牙独立后,西班牙国王头像币停止铸造,1823年墨西哥开铸“鹰洋”(图11),该币正面为仙人掌与衔蛇的老鹰,背面是光芒四射的自由帽。“鹰洋”发行后,迅速取代西班牙“本洋”的地位,在东南亚、东北亚及我国迅速流通开来,并成为我国各大中城市的标准货币,据清宣统二年(1910年)度支部统计,当时流通中的“鹰洋”数量占外国银元的1/3,闽南地区也通用这种银元。

此外在华侨人数众多的东南亚,英国“站洋”、法属印度支那“坐洋”、荷兰盾也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广为流通。它们是鸦片战争后流入闽南地区数量较多的“番银”。

早期鹰洋常被误认为是英国铸造,因“鹰”与“英”是谐音,因此民间文书中出现的“英洋”“英番”“英银”等,其实指的仍是墨西哥鹰洋。而由英国铸造的贸易银元则被称为“站洋”“站人”或“持杈仔银”等。站洋始铸于1895年,是英国政府在印度孟买、加尔各答造币厂铸造的专门用于远东的贸易银元。该银元正面图案是一手持戟一手持盾的武士,上方环铸英文币值“ONEDOLLAR”(壹元),下面为铸造年份;背面图案中央为富有中国特色的寿字纹,上下为中文“壹圆”,左右为马来文“壹圆”字样(图12)。“站洋”的最大特点是,币值融中、英、马三国文字于一体,这因为该币主要是用于在南洋英属殖民地以及我国东南沿海之间的贸易结算。

法属印度支那“坐洋”(图13)又称“坐人”或“法光”等,它是1885 年法国统治者在其殖民地所铸造的贸易银元。印度支那是法国殖民者在1858年侵占中南半岛后所建立的国家,包括现在的越南、老挝和柬埔寨。该币的正面为端坐的自由女神像,两侧是法文REPUBLIQUE FRANCAISE(法兰西共和国),下方是发行年份;银币背面为麦穗花环,花环上方铸法文FRANCAISE INDO-CHINE(法兰西印度支那),中间是法文PIASTRE DE COMMERCE(皮阿斯特的贸易银)。

法国货币单位是“法朗”,在法属印度支那,其货币单位名称使用“皮阿斯特”,以区别本土货币。坐洋铸造前,该地流通的主要是西班牙“本洋”、墨西哥“鹰洋”等,法国殖民者为了在中南半岛获取更大的利益,抵制上述货币在其殖民地的流通而专门铸造了坐洋。坐洋重量足、成色标准,很快就在当地占据了统治地位,并且开始输入法国本土以及香港、新加坡等地。据不完全统计,坐洋流入我国总数超过亿枚,除了与印度支那地区相邻的云南、广西外,广东、闽南也流入较多。

在流入闽南地区的“番银”中,较具代表性的还有日本“龙洋”(图14)。历史上日本与闽南交往频繁。甲午战争后,日本侵占了我国宝岛台湾,与台湾仅一水之隔的闽南也成为日本银元渗透的金融势力范围。日本“龙洋”制作精细,中文标值。币面铸有飞龙,并纪成色;背面有太阳及樱花图案。为实施对外经济贸易扩张,日本从明治三年(1870年)开始铸造龙银,历时45年,直到大正三年(1914年)结束,累计铸造银元2亿枚。其中很大一部分流入闽南地区。

    三、闽南侨批上的批款称谓

侨批信局成立之前,华侨把银信托付海上贸易的商贩或船上的水手捎带回家。《星洲百年史话》记载:“百年前(1847年)……银信多托同乡水客,或相识之归侨,或由近日所见之每一帆船专司其职其事之搭客带返,寄款者将其银信交与此辈水客,由水客按金额抽取10%的手续费。”随着国内外往来互通业务的不断发展,这种由水客单独作业的模式,逐渐发展为行郊作业。及至清末,一种兼具金融、邮政合一的新的商业模式——“侨批”应运而生,在海内外华侨集中的地方,一部分富裕的“水客”自行组织侨批信局,一些经营杂货的“侨栈”纷纷转型为经营侨批业务。

由水客递送到侨批信局经营,侨批上的批款名称是侨批信件上最为重要的要素。上述“番银”在批款上体现的名称可谓形式各异,形象生动。因为早期华侨大多是出卖苦力的劳工,对各国的银元难以辨别,因此就形成了民间约定俗成的各种称谓。有如“鹰银”、“英洋”、“英银”、“大英洋”、“大莺洋”指的是墨西哥铸造的“鹰洋”银币。此外侨批上出现的“龙银”、“大龙银”等指的是“日本龙银”及“大清龙银”。而“洋银”、“大银”、“银”、“光洋”、“大光洋”、“国银”、“华银”、“清银”、“上银”等泛指上述各侨批寄送地及中国清末及民国初期所通用的各种银元。

民国24年(1935年)11月3日,国民政府实行币制改革,废除银元本位制,颁布“施行法币布告”,宣布白银收归国有,实施“法币政策”,规定以中央、中国、交通三银行后来的中国农业银行所发行的“法币”为全国统一货币。随后侨批上所使用的货币名称就开始采用“法币”、“国币”等称谓。而在此之前国民政府还发行有一种“关金券”,关金券实际上是“海关金单位兑换券”的简称。初发行时只作为缴纳关税用,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1942年2月1日,民国政府以关金1元折合法币20元的比价,与法币并行流通,至此关金兑换券失去原来发行的意义而变为大面额流通货币。法币政策实施后,货币供给量迅速增加,虽然给当时的经济带来了一定的增长,但是也推动了通货膨胀的发展。随着抗日战争以及国共内战的爆发,为了应付庞大的支出,法币无限制滥发。至1948年8月,法币已贬值到等同废纸。1948年8月19日,民国政府不得不宣布停发法币和关金券,改发“金圆券”。然而“金圆券”很快就出现贬值,1949年7月“银圆券”出台,但很快又大幅度贬值,民众对国币失去了信心。新中国诞生前期,原已退出流通领域的银元也卷土重来,大部分侨汇、侨批上的批款使用币值较为稳定的港币、美元等。20世纪后期,侨批业划归中国银行经营,侨汇转成以人民币为主(图15)。

四、结语

“番批”与“番银”都是我国海洋文明、华侨文化的历史见证,两者之间也是息息相关,侨批汇寄的“番银”以及侨批封上的批款名称,不仅直接反映了不同时期海内外货币的流通使用情况以及币种的盛衰更替。还记录了闽南地区对外贸易以及人员往来和交流的轨迹,是明清时期和近代闽南侨乡社会发展变迁的缩影,代表着中国海洋文明的特质。

 

  评论这张
 
阅读(568)|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